飞鹿言情万博网

谁让我捡了朵罂粟花 第十章

  一直到晚宴开始,叶杳还是处在一个魂游的状态,默默回想着自己在虞北栀面前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,后来越想越心凉,越想越心惊。

  那可是未来的北肃侯,权倾朝野的无冕之王,谈笑间置人于死地的冷血阴谋家!她虽然之前是想过抱虞小世子大腿,但绝对不是在这样一个无准备的情况下好吧!

  虞北栀见叶杳心不在焉的戳着那盘松子鱼,看都不看就要送到嘴里时,连忙抓住她的手。

  叶杳不明的看着他,只见虞北栀把那块鱼肉夹到自己盘子里,细心地挑出刺,又放回到她的碗里。

  整个过程里,叶杳一直处于石化状态,根本不能想象虞小世子有一天会帮自己挑鱼刺。

  ——这怕是个假的虞北栀吧!

  “没刺,姐姐可以吃了。”

  叶杳唇角微抽,自从知道虞北栀身份后再听他叫自己‘姐姐’,她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,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,叶杳摸了摸微胀的肚子,觉得是时候找个机会告辞了,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虞北栀说道:

  “今天是望月之夜,姐姐想不想去起云台赏月?”

  起云台是瓮城里最高的观景楼,据说从起云台看到的风景是整个瓮城最好的,只是钥匙一向都是由万豪保管,一般人是没有办法进去的,叶杳之前也想去看看,可惜后来无疾而终。

  现在被虞北栀这么一提,叶杳也有了兴趣,柳叶眼里闪着光芒,分分钟忘记两分钟以前自己还在思考该找什么理由先行离开。

  虞北栀见叶杳顿时来了精神,就知道自己这个提议很对她的胃口。

  说走就走,当两人已经走在去观云台的路上时,叶杳突然想到,没有钥匙他们要怎么进去?后来又想到跟她一起的这位爷可是虞小世子,想要拿到钥匙那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,至此也就不再多想,安心的跟在虞北栀身边。

  到了起云台下,叶杳满怀期待的望着虞北栀,等着他拿出钥匙——虽然现在天色暗沉,她也只是能依稀看到身边的人影。

  “姐姐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虞北栀可以夜视,自然可以看清叶杳那种期待的小表情,有些逗趣的明知故问道。

  叶杳眨巴着眼睛,要不是现在有些顾忌着未来大boss的身份,她分分钟就想甩白眼。

  “我们,不进去吗?”

  叶杳正等着他回答呢,突然间被一股大力往前拉,落入到一个略带凉意的怀抱。

  “当然得进,抓紧我。”

  少年清冽的声音在叶杳耳畔响起,她甚至能感受到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脖颈处。

  还没等叶杳反应过来那句话,失重感突然袭来,耳边清风拂过,叶杳很快反应过来虞北栀这是在带着她飞檐走壁,吓得她手忙脚乱的抓着虞北栀的衣服,内心完全是崩溃的。

  ——她恐高啊!

  叶杳怎么也没想过虞小世子带她上起云台会是这样一个方式,要是她没记错的话这个起云台起码有十几米的吧!

  须臾,两人稳稳地落在起云台上。

  虞北栀垂目看着怀里紧紧闭着眼,两只手还拽着自己衣服的叶杳,眼神深邃轻柔。

  “姐姐,我们到了。”

  “到了吗?”叶杳还是不敢睁开眼,颤颤的又确定一次。

  “嗯,可以睁眼了。”

  虞北栀无声轻笑,唇角的笑意带了丝邪气和魅惑,在叶杳睁眼前又变成那副少年朝气阳光模样。

  叶杳慢慢睁开眼,感受着脚下实打实的触感后,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立马放开手怒视眼前的‘罪魁祸首’。

  “虞......下次要飞之前能提前打个招呼吗?”自己绝对会离他远远的!

  虞北栀点头,像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,打趣道:“姐姐是怕高?”

  叶杳清清嗓子,又整理下微乱的衣襟,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踱到台边看月色,“嗯,这月亮真大......”

  夜色正浓,满月升起,月色明亮,银雾般的月光把瓮城披上一层朦胧的纱衣,宁静而又美好。

  “美吗?”虞北栀走到叶杳身边一起看着瓮城夜景,缓缓开口道。

  “嗯,很美。”美得像幅画一样。

  过了许久,虞北栀突然间开口,“叶杳,”虞北栀突然开口罕见的没有再叫叶杳‘姐姐’。

  “你想知道我是谁?”

  许是此刻月色温柔,让人很容易放松掉心里的戒备,叶杳转过头看向他,乱糟糟的心情此刻也以平静下来。

  “你想让我知道吗?”叶杳轻轻问着,眼里并没有茫然和好奇。

  两人相对而视,虞北栀抿唇,看着叶杳的眼睛而后突然间笑了出来,不再说话。

  之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沉默,无言的看着瓮城夜景。

  突然间,城西方向出现星星红点,慢慢的红点越来越大,红光冲天。

  “着火了?”叶杳眺望着西边喃喃自语着,内心感慨着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就是不一样,和虞小世子赏个月都能遇上着火,结果后来越看越不对劲。

  “好像,着火的好像是你家方向的啊......”

  叶杳偏过头看着虞北栀,见他一点也不诧异时,叶杳顿时就明白了,一时间有些语塞。

  她还想着,这虞小世子今晚怎么这么有兴致邀她来起云台赏月呢,感情就是‘避难’来了!

  “你不回去救火吗?”叶杳没忍住点了点虞北栀的胳膊,觉得怎么这人看起来比她还要置身事外呢,好像烧的不是自家房子一样。

  虞北栀侧头看着她,意味深长的说:“我怕回去之后,姐姐又要来救我一次。”

  叶杳不置可否,对他这种插科打诨的话不甚在意。

  这次的火灾指不定也是万氏的手笔,说不定还安排了人在附近准备刺杀,此时回去的确是凶多吉少自寻死路。但既然虞北栀可以提前预知他们的行动,多半就已经有了对策,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。

  火势蔓延的很快,火光冲天几乎要照亮了半边天,城中此刻也是声嚣鼎沸、灯火通明,全城的人几乎都出动了,人们衣衫不整的带着盆、带着桶的连忙赶去去救火。

  火势渐大,目之所及全是火海。

  虞北栀突然扯了扯叶杳的衣袖,少年俊逸如玉的脸上带着可怜的表情。

  “姐姐,我要无家可归了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天地良心,不知道虞北栀身份之前,叶杳还能自我欺骗这是个身世凄惨的小白花,帮也就帮了,可现在她觉得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走上了一条未来莫测的路,而且这条路的选择是否正确现在也不可知。

  对于虞北栀,叶杳也算是看着他一点一点成长,真的有种看着吾儿长成的感觉。

  幼年丧母,亲爹不爱,成长路上更是历尽艰辛,也有多次命悬一线的凶险时刻,哪怕最后站上权力的最顶端,他也是孤独无爱的。因为小时候的极度缺爱,才造就虞小世子后来敏感多疑的性格,哪怕后来成为‘人间凶器’,他也是个让人心疼至极的人。

  思至此,叶杳看着虞北栀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。

  “跟我回郦山吧。”叶杳轻轻说道,语气却意外的坚定。

  ——反正他以后也是在机缘巧合下和穆云杉相认,被岳森赏识,既然如此,那干脆她就做那个‘机缘巧合’好了,说不定等以后小世子发迹了能念着她点好,还能借她抱个大腿什么的。

  “郦山......”虞北栀喃喃自语,侧脸被隐在阴影下,看不清现在是什么表情。

  叶杳以为他还在担心自己的身份,毕竟当初刚见面那会,他表面上是阳光无害的大男孩,一口一个‘姐姐’叫得亲切,暗地里就变成就那个翻脸无情城府深的虞世子,如此多疑的性格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她呢,这会的打趣多半也只是在试探,叶杳当下就有些后悔把话说这么早。

  “你要是不愿意就......”

  “那就麻烦姐姐了。”虞北栀打断叶杳的话,答应的那叫一个干脆。

  “?”

  这下换叶杳傻眼了——说好的敏感多疑呢,犹豫都不带犹豫的?

  “你,你不再考虑一下?”

  虞北栀朝她走近一步,似笑非笑的说:“我怕姐姐反悔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叶杳汗颜,说真的其实虞小世子的真实身份是个算命的吧?怎么回回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。

  不过,她倒是要好好想个法子,该怎么告诉穆云杉呢......

  瓮城的这场火整整烧了两个时辰,原本只是城西那片起的星火,却因着晚上起的东南风,导致城中一大半人家的房屋都被烧毁,更有多人受伤。之前的万豪贪污案再加上这次的失火,事情渐渐发酵,最后甚至还惊动到了元帝,早朝后元帝还特地把虞王留下来,语重心长说了几句:

  “北栀那孩子我记得是去的瓮城吧,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看不如趁这个机会就把他接回来好了,你这个当爹的还是要好好心疼自己儿子的啊,可不能偏心......”

  虞王一回府立马让人把万氏找来,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,又罚她闭门思过两个月后,之后就遣退下人,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摔东西。

  “凭什么,你凭什么?我的家务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?北栀是我的儿子还是你的儿子!”

  “当年你就什么都跟我争,皇位我争不过你,我爱的女人最后也被你抢走!什么都是你的,凭什么!”

  “对,你是九五之尊,你是这世间最尊贵的王,可是那又怎样,最后还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另嫁他人!”

  摔完桌上所有的东西,发泄完所有情绪后,虞王气喘吁吁的瘫在椅子上,失神的望着窗外的栀子花篱,就像看见了那个风华绝貌的女子,盈盈的对着自己笑。

  “春颜,春颜......”虞王伸手去触那张娇颜,却只触摸到虚无缥缈的空气,狠狞的脸上颓然一片,久久瘫在椅子上。

  被罚禁足的万氏更是气恼至极,一回院子就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把屋里所有的奴仆全部赶了出去。贴身婢女安琴见她发够了脾气,适时的奉上一杯茶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夫人消消气,王爷只是一时没想明白而已,世子那边我们还......”

  “还什么还!还嫌被罚的不够吗!”万氏重重的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搁,茶水溅得到处都是,吓得安琴赶忙伏地赎罪,万氏不耐烦地挥手让她站起来。

  “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,肯定少不了有人从中作梗,去查查是谁走漏了风声。”

  安琴领了命起身就要告退,快要出门时却又被万氏给叫住:

  “再去齐府给我表哥送个信,让他这些日子先不要妄动。”

  就先让那个小兔崽子多活一阵子。

  与此同时,穆云杉那边也是收到了叶杳的来信,又是一顿鸡飞狗跳后,第二天一大早穆云杉就下山,直奔叶杳所宿的客栈。

  “杳杳!我那个大外甥呢!”穆云杉一进屋就到处找啊找,连桌子底下都没放过。

  叶杳连忙拉住她,生怕她一个不留神都能把客栈给拆了,

  “好了他又不是老鼠,你往桌子底下看什么,先坐下听我说。”叶杳把事情的原委掐头去尾大致说了一遍,刚说完,一抬头就见穆云杉泪眼戚戚的,说话都抽抽噎噎的。

  “北,北栀才这么小,就要,就要受这么大,大的罪,让我这个当表姑的,心里,心里真难受......”

  “好了别哭了,”叶杳额角微痛,替她擦了擦眼泪,颇为无奈的说,“他都十五了还小呢,你比他也大不了几岁,再说他现在不是没事儿了吗。”

  “我好歹也是他名义上的小表姑啊,虽然这些年我一直跟着师父云游,也没见过我这个大侄子,但他毕竟......毕竟是我堂姐唯一的儿子,我得照顾好他。”提起那个红颜薄命的女子,穆云杉的语气都有些黯然。

  叶杳点头,毕竟血缘这种东西的确玄妙。

  “你先在这等一会儿,你大侄子马上就到了,先把眼泪擦擦,拿出你‘长辈’的气势来,别让人小辈看了笑话。”

  穆云杉知道她是在打趣自己,她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没什么威胁性的瞪着叶杳。

  正说着,虞北栀推门而入,见到叶杳的第一眼就笑了起来,一霎间好像整个房间都变得明朗起来。

  “姐姐。”

  一时被美色晃了眼,叶杳竟然有一瞬间忘了眼前这个如天使般的男孩,骨子里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。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,叶杳轻咳两声,见眼下的事已经不是她该掺和的了,就想找个理由准备先退出去。

  “那你们姑侄先聊着,我出去买点烤栗子。”

  穆云杉叫住她,真心实意说了声:“杳杳,谢谢你。”谢谢你救了穆家唯一的希望。

  叶杳朝她浅浅一笑,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径直走了出去,给虞北栀和穆云杉两人留下单独说话的空间。

  ......

  街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,来往的人络绎不绝,街上的小贩也是热情叫卖着。

  叶杳顺着人流晃晃悠悠的走在街上,嘴里嚼着板栗,心里却还在记挂着在客栈里的那两个。

  也不知道那两谈的怎么样了,按照书里发展情节来看,虞小世子要在郦山呆三年,最后还是因为太皇太后七十大寿,想要子孙都在膝前,他才被特赦回京。

  三年时间呢......

  一想到要和虞小世子同一屋檐下生活三年,叶杳这心里多少有些纠结,一方面自己确实想帮帮他,让他少走点弯路,但另一方面她也了解虞北栀的性格,知道让他相信自己并不是什么易事。

  帮,还是不帮?

  不帮的话,就像一个人明明知道别人会在某一时刻遭受劫难,自己却不能明说,那揪心的滋味可不好受。但万一日后帮了他,这小崽子又是格外的精,让他察觉到什么自己哪不对劲的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了。

  哎,家里有个心理障碍的小孩真难搞......

  叶杳嚼着板栗,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转冒烟了也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,干脆一股脑的全抛诸脑后,不再多想。

  ——既来之则安之,顺其自然最好,其他的事到时候再说便是。

  飞卢万博网 b.faloo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万博网!,

端午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6月7日到6月9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谁让我捡了朵罂粟花书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