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鹿言情万博网

终焉之第七代魁拔 第一百四十一章、树国动乱(八)

  副标题:少女的泪水

  “为什么总是跟着我?”扭过头,麟月看向身后一直粘它的短腿的新生脉兽。

  “喜欢。”它脱口而出。

  它盯着它,听着它的质问,误以为它讨厌自己,单纯无垢的粉眸,难掩失落的情绪。

  喜欢是什么?它不知道,它不过才刚刚诞生,理由自然也是不知道,可在面对麟月的质问,它的脑海里,就这么浮现出“喜欢”二字。

  “你很奇怪。”

  麟月作出评价。

  奇怪那是什么?新生脉兽满头问号,却没有开口去问,转而忐忑的问了另一个问题。

  “我可以跟着你吗?”

  麟月不答话,扭回头,继续在这片草坪散步,似乎是默许了它。

  ⊙

  这一天,身为天神的朴烨,醉得一塌糊涂,很是狼狈,她吐了几次,都是镜茗帮她收拾清洗。

  而她在醉梦之中,梦到了一个人。

  “小烨。”

  那名少女的声音有些清冷。

  “镜心!”

  她一喜,语调微微上扬。

  “我们...现在是敌人!”

  突然,镜心的表情变得冰冷,粉眸饱含杀意,声音虽然没变化,可却透露着无情,她手里不知何时握着长剑,身上天神的服饰,也都换成了魁拔联军的服饰。

  “镜心,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么?”

  她神伤,语调黯然地问道。

  举剑,镜心直接刺向她的胸口,毫不留情。

  睁开眼,朴烨惊醒,想要坐起身,却感到脑袋昏沉刺痛,视野突然模糊一下,但好在她反应及时,双手连忙撑住自己。

  她甩甩头,试图驱散醉酒之后给自己的眩晕感。

  视野从模糊恢复清晰,但脑袋依然沉重而刺痛,回味梦境,可此时的她,已然分不清那是梦,还是现实。

  她连忙抬起手,抚向自己的心口处。

  细微的疼痛,刺激着她的神经。

  但在看到衣服完好,她立刻明白了,那是梦,一个她不愿意看到,不愿意去面对的,一个噩梦。

  原来梦中的痛感,是那样的真实。

  朴烨心中苦笑,她侧过头,便看到房间中央的圆桌上,镜茗正熟睡的趴在那里。

  站起身时,她发现自己的衣服似乎有了变化,虽说还是兽国人的衣服,但显然已经不是来时所穿的那一件。

  她开始努力回想自己醉酒时的记忆,但脑中只浮现几片零碎的画面,好似拼图那般,可那一个一个画面却无法拼接在一起。

  而在那些画面里,有一个最让她窘迫的画面,自己竟然把柱子当成了镜茗,简直丢脸死了。

  那个画面过后,是她趴在床沿边,直接呕吐起来,脸颊满是汗水,脸色通红,表情痛苦,模样很是狼狈。

  大概不会再有像她这般狼狈的天神了。

  镜茗蹲在一旁,帮她拍打着背部,用着木桶接住她吐出的秽物,而在吐完之后,镜茗又帮她脱了粘上秽物的衣服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,同时还不忘把她擦拭汗水。

  完全被照顾了。

  回想了大概之后,揉着犯痛的额头,朴烨走到镜茗身边,俯下头看她睡得很沉,想她为了自己醉酒而忙碌许多,便不打算打扰到她,回到床前拿起毯子,轻轻为她盖上。

  感受到身上突然传来一丝请问的沉重感,镜茗动了动,没有因此而醒来。

  看到她还在睡,朴烨松了口气,搬起一旁的凳子,蹑着脚步来到窗边,推开窗户半敞。

  “已经这么晚了啊!”

  外面的天空,已是漆黑如墨。

  窗半敞,清凉的微风从外吹进,拂过她还有些疼痛的脑袋。一瞬间的清凉,让她感觉额头、脸颊,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温柔地抚摸,感到格外舒适,她舒展了眉头。

  “呜姆...朴烨姐,你醒啦!”

  而后方,熟睡中的镜茗被吹拂而进的凉风弄醒,直腰坐起,她揉揉惺忪的眼睛,看到朴烨斜坐在窗前,右手肘放在窗沿,脑袋一歪,看着夜空入神。

  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  回过头,朴烨冲她歉意一笑。

  “不,没什么。”镜茗摇摇头,并不在意这些,“朴烨姐不再睡一会儿?”

  “我都已经睡了一天,现在哪还有睡意,倒是你,去床上好好休息吧!天一亮,我们还要去找镜心呢。”

  说完,朴烨便扭回头,继续看着夜空发呆。

  镜茗刚想开口,说自己已经休息好了,可是在看到朴烨此时的模样,她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  默默起身,来到床边躺了下去,在躺下之后,她偷偷瞥了一眼朴烨的方位,而她现在的位置,虽不能看清朴烨的表情,可却能够注意到在朴烨眼中闪烁出的光斑。

  那是什么光?

  怀着这样的疑惑,镜茗再次沉沉的睡去。

  这一夜,朴烨未眠。

  ⊙

  豹纹城,宫殿,藏书阁。

  “在做什么?”

  “绘画!”

  “难道又梦到了什么?”

  玲扔下手里的水壶,小跑着来到嘉的身侧,低下头,眼睛专注地看着,看着无数的线条在嘉的手中不断交织、延伸、缠绵,最终勾画出栩栩如生的画面。

  画纸上,那个人,从地面跃入半空的少女,她不是魁拔,又会是谁?!

  一幅画结束,嘉继续画出另一幅,玲不问,也不出声打扰,就这样站在一侧,专注地看着。

  一直到第五幅画结束,嘉放下笔,玲才开口,她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画了?”

  玲拿起第五幅画,模糊不清的轮廓,但那画中人,毫无疑问是红月,这幅画在她的眼里明显是处于未完成。

  偏过头,嘉看着玲缓缓开口,“这是她的结局。”

  结局?什么结局?

  一时间,玲没有理解嘉的话语。

  她的注意力继续在这几幅画上,第一幅画,红月跃入半空,第二幅画,画中红月只有背影,空中似乎有什么落下,她伸出手,第三幅画,她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奇特物件,然后转过头看向地面,第四幅画,回过头的她,不知因为什么在微笑,唇瓣微张,好像在对谁说些什么。

  第五幅画,她依然在半空,保持着回眸一笑,可是她的笑容,却变得模糊不清,身体也没有被嘉画的完整。

  看着那个模糊不清的笑容,玲紧咬着唇瓣。

  接着,撕拉一声。

  五幅画就这样在玲手里,被撕成了碎屑。

  “我不信!不信!不信!我不信!红月...小姐姐...她一定...不会有事的!”

  玲嘶吼着,声音之中带着哽咽,她跑了出去,泪悄然划过她的脸庞,落到了嘉刚伸出手的手心里。

  嘉看着自己手心里,那一滴温热的泪水,轻叹一声,弯下腰,从被玲撕碎的纸屑当中,捡起一张还算完成的。

  她张着嘴,笑容模糊不清,她在说些什么,嘉不清楚,她在对谁微笑,嘉也不知道。

  这些,不过是他梦中昙花一现的画面,可在醒来之后,却无比清晰,可也十分模糊。

  把纸屑捡起藏起后,嘉追着跑了出去,环视四周,他没能看到玲的身影。

  PS:求评论呀!

  飞卢万博网 b.faloo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万博网!,

端午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6月7日到6月9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终焉之第七代魁拔书评: